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鲍仁贺

静静的看,默默地写,悄悄地走

 
 
 

日志

 
 
关于我
网易考拉推荐
GACHA精选

2008年2月26日  

2008-02-26 10:55:41|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事出有因》<连载(3)>

 

作者  杨瑞新  鲍仁贺

 

张声洲瞧着眼前飘过的俏丽倩影,脑海霎时浮起了《元曲选》中戴善夫写的句子:“我看此女有沉鱼落雁之容,闭月羞花之貌。”心想:“别看这谢学军平日不哼不哈的,还真有本事捞了个美人儿当保姆。”

此时,张声洲看了看手腕上的表,顿觉奇怪:“前后只用了十多分钟的时间,怎么那么快就折了回来?回来,还带来了谢家的小保姆田小芳,这是怎么回事?”

沈禾带着田小芳走进了张声洲的校长办公室。沈禾迎着张声洲不解的目光,摇了摇头,说起了原委。

 

原来,沈禾心急火燎地赶路,使劲蹬着自行车,直奔谢家。离谢家还挺远的时候,就看见谢家的门前,有一小姑娘正翘首朝着他的这个方向张望着。他再骑近一点,认出来了,是谢家的小保姆。

待沈禾快到了她跟前时,可田小芳的目光并没有注意到他,她依旧伫立在门前,翘着首,向着他来的那个方向痴痴地望着。她青春稚气的脸上,明显地表露出一种焦灼的神色。

沈禾下了车,在她跟前喊了一声:“小田。”

田小芳听到有人喊“小田”的招呼声,才恍然收回了目光。

沈禾不解地问:“小田,你这是在干什么?”

田小芳焦虑地对沈禾说:“沈主任,我在等谢老师。谢老师自打18日那天早晨7:45外出,到现在还没回来呢!可他临出门前对我讲得清清楚楚,说是最迟22日晚饭前肯定就能赶回来。我等得都急死了。”那语调中透着急切的口气。

“没回来,谢老师?”沈禾简直怀疑自己是否听错了,不觉失声问道。

得到田小芳再次肯定的回答后,沈禾急忙对田小芳说:“你进屋去,给陈老师稍微做些安排,等一会儿跟我到学校去讲明情况。怕陈老师多虑,我就不进去了。”

 

听说谢学军到现在还没从省城回来,张声洲简直怀疑起了自己的耳朵。他摘下鼻梁上的那副老花镜,看看沈禾,又看看田小芳,眼睛里透出一种疑惑的神情。

沈禾显然看出了张声洲的意思,轻声说:“没有错,张校长。 谢老师的确还没回来。”  

张声洲不再问什么了。他从椅子上站起,疾步走到文件柜前哗哗地翻找起什么来。

东西找到了,原来是一个月前市教育局转发的省教育厅的那份关于召开省高中数学教学研讨会的会议通知。

他返回办公桌旁,按照会议通知上的电话号码,很快给会议的组织部门——省教育厅中小学基础教育研究室拨通了电话。

电话那端传来埋怨的声音:“谢学军?他就没有来开会。怎么搞的?不来,也不来个电话说一声。会议,因为他没到会,害得会议议程临时抽调了其他人的发言。”

办公室内静悄悄的,连一根针掉在地上都会发出很大的声响。沈禾和田小芳在一旁竖起耳朵,听到对方讲谢学军压根就没去报到的消息,惊疑得双眼睁圆,呆了。

 “没有去报到,怎么回事?”张声洲的心忽的一下,只觉得血往上涌,头晕乎乎的,手中的话筒差点儿掉在了桌子上。但他很快把心理调整了一下,使自己震惊的心镇定了一些。

这简直是不可思议的事,一个大活人怎么会这样悄无声息地从人间蒸发了?

 “没报到,人上哪里去了?”田小芳面如土色,想着。

“去那么久了,怎么杳无音讯啊?无故不上班,在年终考核时可是要算帐的。” 沈禾很纳闷。

“怎么,撇下家不管啦?家里还有一个老娘需要他尽孝心呢。” 张声洲想到的是自己的班主任今后怎么过日子。

三个人面面相觑,心中重重疑团。

别说作为省级优秀教师对待自己的教学工作向来都是十分敬业的谢学军,就是换了学校其他任何一位老师,也不可能无缘无故地放弃省里提供的这样一次高水准的学习交流机会呀。况且谢学军这次精心撰写的论文,早已被省中小学基础教育研究室指名点姓地要为这次研讨会上作重点宣读呢!

莫非……?

这时,三个人显然同时都想到了什么,一种不祥的预感和恐惧像一股氤氲诡异的雾霭在三人的心中悄然地弥漫开来。

办公室内,悄然无声,静寂得吓人。

短暂的静寂终于被打破了,眼眶里已经闪现着晶莹泪珠的田小芳低着头露出疑问之色,轻声嗫嚅道:“张校长,谢老师……他该不会……”说到这里,她不敢再往下说了。浅浅的眼眶盛不住涨涌的泪水,泪水便已禁不住地流了下来。

张声洲望着双目流泪的田小芳,见她低头擦泪的样子,是一幅美女攒眉心碎图,心中顿时增添了爱怜之情,便用安慰的语气向田小芳问道:“小田,你不要着急!我问你,外面盛传谢老师中奖的事,据你了解,到底是真还是假?”

“我……不知道……我没……我没问过谢老师……谢老师也从没给家里人说起过啊。街上的人传说的话,我也听说了……可我……我看……谢老师那几天的样子,不像是中了大奖的样子……”田小芳急得说不成话。她的涌泪再次溢出了堤坝。

“哦!算了。不管是真还是假,谢老师至今未归,也没有任何一点音讯,无论凶吉怎样,现在都不能再耽搁了。沈主任,小田,咱仨这就去县公安局一趟,马上把情况向他们反映一下。走……” 张校长挥了一下手,结束了谈话。

于是这三人脸色忧戚,迈开脚步,急匆匆向县公安局赶去。

            

                这三人是心急意乱地去报案的。不知此案谁受理。

 

  评论这张
 
阅读(8)|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