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查看详情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鲍仁贺

静静的看,默默地写,悄悄地走

 
 
 

日志

 
 

2008年2月25日  

2008-02-25 10:25:01|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事出有因》<连载(2)>

 

作者  杨瑞新  鲍仁贺

 

二      行人未归

            

 时光倒流,定格在昨天的5月23日上午10时。这时已是谢学军离家外出的第六天了。

 

这天早上,学校的第二节课上课铃声已经响过了很长时间,有一个班级的教室内仍有说话声。小范围的悄悄说话声渐渐成了大面积的哄闹声。肆无忌惮的哄闹声传到了走廊的另一端,惊动了在教导处办公的教导处沈禾主任。

“是哪个班,纪律怎么这样乱哄哄的?实在是没有教养,真不象话!” 沈禾站起身,一边往外急走着,一边忍不住自语道。

他走出办公室,寻着声源走过去,发现竟然是学校的优秀班集体——高三(1)班。“高三了,快高考了,还有闲心闹?是哪个科任老师不负责任,班级纪律这样乱哄哄的也不出面管管学生?” 沈禾心想着,一团无名火从心里点燃起来。

沈禾走到高三(1)班门口,用严厉的目光扫射了教室内各个角落,发现教室内,没有上岗的老师。

沈禾此时才彻底明白:“一个好端端的班级纪律这么乱,原来是教室里没有老师。高考时间已进入最后冲刺的倒计时,现在该上课的老师却事先不打个招呼就随意缺课,这个老师真是太不象话了。时间对高考的学生来说,真是太宝贵了,现在老师没来上课,哪个学生心不急?学生们终于失去了足够的耐心,教室里渐渐地开始骚动了起来。这不能埋怨学生。是老师的责任嘛。”

沈禾站在教室门口,生气地问学生:“这节课是哪个老师的课?”此时的沈禾是火冒三丈,一股怒火将发泄出去。

学生齐声回答:“应该是谢老师的课。”

如是换了别的老师,以“大炮”闻名的沈禾就会当着学生的面毫无顾忌地把自己的观点亮出来:“班长,快去把那不象话的老师叫来。工作没有一点职业道德和责任心,能行吗?”这是既安抚学生情绪又大胆管理老师的“一箭双雕”战术,他需要这种强势铁腕形象,否则他没法开展工作,头上的乌纱帽也就没了。可现在他没吱声,因为他太了解谢老师的人品和为人,心里只是纳闷:“奇怪啊,谢老师怎么没来上课呢?他是市师德标兵、省级优秀教师、省级中小学德育教育先进工作者,多年的老先进了,不可能不上班的。今天怎么啦?嗯,肯定是出大问题了。” 这门“大炮”没有盲目开炮,当了多年的教导处主任有着把握节点的能力。

沈禾思索停当后,便对学生说:“这一堂课,你们就先安心上自习吧。这耽误的课,得补。什么时候补,等教导处安排后再通知你们。”说音一落,沈禾就急忙转身走了。

 

沈禾站在校长张声洲的办公室,把刚才发生的事原原本本地汇报给校一把手。

“ 高三(1)班的课,现在已经调换好了吗?”听完沈禾的汇报情况后,张声洲急切地问道。

“调换好了。” 做事利落的沈禾毫不含糊地回答着。

张声洲低头略微沉吟了片刻,轻声地说:“谢老师是一向很守时、很敬业的老师,是全校师生都公认的好老师。他没来上课,必有原因。”

“是啊,他今天没来上课,我也感到必有原因。” 沈禾应答着。

张声洲望着沈禾片刻,问道:“按省教育厅会议通知的安排,谢老师他们的那个研讨会昨天中午之前就应该结束了吧?”

“按照正常的会议进程时间,应该结束了。”沈禾点着头,肯定地说道。

“照这么说,谢老师昨天下午六七点钟之前就应该到家了呀。平时咱们去省城,坐长途汽车的话,没堵车的话,来回的单程也就是三四个小时嘛!” 张声洲思忖后,像是自言自语又像是对着沈禾说着。

“是啊。今天高三(1)班的这一节课以及谢老师这个星期的其他课,正是按照这样的时间考虑安排的,是留有充分余地的。在调课之前,我已经征求过谢老师本人的意见了。他说22日晚肯定就能赶回来,23日一早就能正常上班。” 沈禾把当时安排课的过程说了出来。

“这样吧,沈主任,”张声洲对着沈禾说道,“你现在就赶快去一趟谢老师的家看一看,是不是因为长期卧病在床的陈老师的病情出现了什么大问题,谢老师一时来不及向学校请假,才没到校?如果是这样,你就转告谢老师说,有什么困难只管说,学校总会尽最大的努力去帮他解决的。课,不用担心,学校会协调解决的。”

“好,我这就去。”沈禾答应着,一转身,就走出了校长办公室。

 

张声洲隔着玻璃窗望着远去的沈禾,心想着陈老师。这陈老师是谢学军的妈。当年自己还是高中的时候,陈老师就是自己的班主任。记得自己刚入学报到时,一见了班主任陈老师的面,心里不觉惊叹造物主的神奇:“天哪,好一个绝代佳人。”不禁暗生爱慕之意,想想真是好笑,自己还是个孩子,怎么头脑中会产生这样奇妙的念头。有好多没进陈老师班的男同学背后说:“唉,这辈子没这个福气。”可他们常会有事没事的扎在一堆,在走廊上看路过,或找个借口到她的办公室去见这个全校师生公认的美人儿。自己真有眼福,天天能见到美人儿,百看不厌。只要是她的课,她一出现在教室门口,男同学的眼是刷地朝向门口,久盯不放。上课,班级里是绝对的静悄悄。她那滴溜溜的乌黑大眼睛望你一看,能把人的骨头看酥;嗨,那甜美轻柔的语调讲起课来,句句都顺耳舒心。如有的同学犯了点小错误,她只要稍暗示一下,就能把问题轻易解决了,就是再淘气的同学也不敢在她面前耍野,否则会引起公愤。她那字正腔圆、妙语如珠、声情并茂的讲课,绝对是让人赏心悦目。她教过的学生,语文都学得出奇的好,能背下好多的名篇佳作,能写得一手有文化底蕴的文章来。自己至今还能写点象样的文章见报,能见景随口吟诵些诗篇。唷,还记得在毕业的班级联欢会上,有个同学朗诵着《陌上桑》的诗句:“行者见罗敷,下担捋髭须。少年见罗敷,脱帽著帩头。耕者忘其犁,锄者忘其锄。来归相怨怒,但坐观罗敷……”坐在台下的同学用眼不约而同地望着当今的罗敷——陈老师。自己心里头就在想:“咦,写这古诗的文人真是厉害啊,灵动精妙的诗句穿越了千年时光的隧道,至今还能引起我们心灵的共鸣。太绝了,千古不朽的诗句竟能把我们说不出口的话写得那么逼真细腻,可以通过此诗句表达我们的心里想说的话。”……

张声洲的思绪在飘啊飘,一个个逝去的温馨的难忘的日子又重新变得鲜活起来。

然而,他的耳边忽听到外面有人在说话。他定了定神,思绪回到了现实中。他隔着玻璃窗,见沈禾边推着自行车边说着话,旁边还走着一个娇小漂亮的女子。

 

     这娇小漂亮的女子会是谁呢?

  评论这张
 
阅读(14)|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