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鲍仁贺

静静的看,默默地写,悄悄地走

 
 
 

日志

 
 

2008年12月2日  

2008-12-02 16:22:44|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事出有因》<连载(118)>

                      作者  杨瑞新  鲍仁贺

适量喝酒有利健康,有这一说。喝酒喝得醉汹汹有利健康,这是酒鬼的话。酒量不大的程浩繁不想再喝了,便反问胡宝财:“喝得醉汹汹的也健康?”

“是啊,当然健康,酒能发泄感情,可以浇愁,可以助性。” 胡宝财的嘴是不设防线的,肆意地说。

周玉翠听了脸更红了好些。她知道眼前的采花高手爱说暧昧的话,如插入、打洞、卧铺等都与性生活有关,现在说的这“助性”,决不是那个“助兴”。此刻,作为一个女人她是难以言明的。她那样优雅的坐着,笑不语却已是胜有声。

“是嘛,那我就多喝。” 程浩繁见周玉翠脸绯红,就边吃豆腐边说。

你来我往的劝酒,酒顺其自然地进了肚,杯杯是一饮而尽。

席间,周玉翠殷勤而又不失矜持,将程浩繁的心里拿捏酥酥痒痒的,颇有些意犹未酣的感觉。

突然,程浩繁感到自己想吐。他起身,离席,摇摇摆摆地刚走出几步,肚中之物,不经自己的同意便自动翻腾了出来。污物吐在地上,不经意间也沾在了自己的衣服上。

胡宝财用筷子指着周玉翠,笑着说:“程书记现在最需要人伺候,你怎么没感觉啊?”

胡宝财的话音刚落,领悟力极强的周玉翠赶上来,拍着蹲着的程浩繁的背,轻声慢语地说:“真是喝多了。吐吧,吐出来就舒服了。”

程浩繁吐了之后,感到身体舒服多了。

周玉翠扶起程浩繁,关心地说:“程书记,你真是喝多了。起先,你说酒量不大,我以为是想借此推脱喝酒,现在看来你真是不能喝酒。要是早知道你酒量这样一点儿,我就不会这样灌你酒了。”

程浩繁说:“小翠,没事,没事,喝酒不就是为了高兴吗?说实在的,偷得半日闲来畅饮,今天我心里特高兴。”他一手搭在了周玉翠的肩上,身子也弯弯地靠了过去。他闻到了周玉翠身上的清香味,脸上是一闪而过的快意。

周玉翠送上了一个甜美的笑,轻柔地说:“程书记,我看你喝多了。我扶进屋休息去。好好休息,缓缓劲。”

“小……小翠,别叫程书记,这样叫就见外了,叫程哥吧。” 程浩繁说。

“程书记,不,是程哥。” 周玉翠改口挺快的,适应能力很强。

“这,这样叫就对了嘛,我听了心里舒服。” 程浩繁说。在这样一个灵活风情的女子面前,可以轻易捋走任何男人的心。

周玉翠把程浩繁扶进了卧室,在床上放好了程浩繁,对程浩繁轻柔地说:“程哥,你的衣服脏了,我帮你洗一洗。洗后,洗衣机一甩,马上就干,不耽误你事的。”说着就动手帮程浩繁脱下了脏衣服。周玉翠把脏衣服抱出去,不久洗衣机开始了工作。

此时,程浩繁听得周玉翠在收拾地上的呕吐物,渐渐眼皮发沉,就迷盹盹睡着了。当他有点感觉的时候,发现有一双细嫩溜滑的手在抚摩着自己的身体,上下舒坦,感觉好极了。她润滑的唇已经开始肆意地往下亲热,渐渐到了播种机的重要部位。程浩繁不用睁眼,就知道睡在身边的就是周玉翠,便故意让她去尽情按摩,不想破坏这和谐的气氛。

周玉翠没听见程浩繁的鼾声,知道程浩繁已醒了,局促不安的心竟然没有办法控制的剧烈跳动起来,怕这大领导会问罪。可是程哥仍是闭目养神,周玉翠是个人精,霎时间明白了程哥是在故意等自己下一个的节目呢,于是放开了胆,用身子紧贴程浩繁,嘴狂吻着。

程浩繁在默默想,和丰韵不再的守旧的许玉梅相比,周玉翠确实是有野性。脑海里响起了胡宝财说的话:“走吧,饭菜已经给你准备好了,虽比不上城里的,但有野味。吃起来,别有情趣。” 、“没好东西,我敢招待你?东西,没说的,我敢保证使你‘三包’,包质量,包满意,包健康。”这话说得真是有水平,想不到说话粗鲁的人,也讲起了令人回味的话。他想着不禁微笑起来。

周玉翠见程浩繁笑了,就捏着程浩繁的鼻子说:“你,你装的。刚才没有睡着?”

“睡没睡,这重要吗?”程浩繁诡秘地问。

周玉翠把脸转到一边,很是难为情。

程浩繁先是轻抚着周玉翠的头发,后是把她的脸脸扳了过来,笑着说:“不好意思了?说实在的,我太喜欢你的按摩了。怎么按摩,都叫人舒服。”说罢,就把不安分的身子压了过去。

两人进行了长时间的下身运动。

事完毕,周玉翠问:“舒服吗?”

程浩繁笑着说:“一流服务,一流水平。我希望你还得向朝超一流水平发展。到时,可要多为我服务哟。”

“去你的,不正经。说真话,你什么时候喜欢上了我?” 周玉翠双颊飞红晕,低声道。女人爱打听自己在男人眼里的秘密。

“在一个月前,我为了了解乡的小城镇建设的落实情况,到这长乐乡检查工作。为了解储蓄所能否解决众多来客支取现金的需求,就走进了你上班的储蓄所。我一见你就想起一个人。”

“谁?”周玉翠一怔,问道。女人爱探听男人的秘密。

程浩繁叹口气说:“我见了你,发现你长得像我在大学时处的女朋友,可惜她嫁给有钱有势的人了。”言语中流露惆怅。

“难过啥呀,不是一家人不进一家门。她要嫁给那有钱有势的人,你捆住了她的手脚但捆不住她的心。现在她肯定人也老了、丑了,要风流也难了。” 周玉翠劝解着。

程浩繁搂紧周玉翠,使劲亲吻着,随后说:“唉,说实在的,还是你善解人意啊,能和我谈谈心里话,解解我心里的闷。”

周玉翠撒着娇,说:“你们男人都是嘴上功夫好。喜欢哄我们女人时,就甜言蜜语;不喜欢时,就翻脸不认人。”

程浩繁发誓着:“小翠,我对你可是真心的。我一见你就喜欢上了你,这秘密一直放在我心里。其实,我早知道你是胡宝财的小姨子。”

“你是怎么知道的?” 周玉翠很惊奇。

程浩繁说:“当我走出你们单位时,我就找个僻静的地方悄悄拉住你们单位的领导问起过你的情况。”

“你还挺鬼的。” 周玉翠脸飞红,用玉拳捶打着程浩繁的胸脯。

程浩繁说:“胡宝财叫我来时,如没见你,我也会想其他办法见见你的。没想到他先约了我。我也就借机而来。在酒桌上,你们两个联手对付我,我装作不知,故意入你们的套。我是醉了,不醉还办不成事哩。要不,你能躺在我身边?” 

“你坏,你坏。你心里早就在使鬼,我还傻乎乎在劝你进酒。我上了你的当。你,好坏啊!你怎么看出我会跟你上床的?” 周玉翠见自己的心思被人知晓,顿觉不好意思起来,就边问,边捶打程浩繁。

“你想知道?” 程浩繁歪着头问。

“想。”周玉翠想知道其中的奥秘。

程浩繁说:“很简单。刚开始托人办事是送礼,后送钱,再后是请吃喝,吃喝之后是陪跳舞,现在这已不吃香了,就行起了送洗浴、按摩、女人。胡宝财给我上了眼药,他要保住自己的乌纱帽还不得跟形势?另外,你们两个人在酒桌上眼来眉去唱戏,不就是故意让我入套吗?扶我进卧室,胡宝财一个大男人不来扶,却是一个弱女子来扶。好半天了,不见他人影,也没听他动静,我就知道他在回避,让你我放心干事。”

“啊呀呀,你实在是心眼多。” 被程浩繁戳穿了秘密,周玉翠难为情地把头埋在程浩繁的胸脯上。

程浩繁与周玉翠风流,胡宝财下步会有什么动作?

  评论这张
 
阅读(15)|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