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鲍仁贺

静静的看,默默地写,悄悄地走

 
 
 

日志

 
 

2008年11月6日  

2008-11-06 16:22:58|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事出有因》<连载(110)>

                      作者  杨瑞新  鲍仁贺

                       四十五    利令智昏

                                                                   

此夜,程冰心头烦啊。程冰想:“是啊,赵天林没见阎王的消息传来,真是要我命。它如撕天裂地的惊雷在心头炸响,震得我魂飞魄散。”

入夜深了,程冰辗转反侧多时,极力不去想那烦心的事,可怎么也挥之不去。脑海里想的不是赵天林,竟然尽是谢学军。

程冰躺在床上想着那些刻骨铭心的往事:

自打那一次自己在叔叔家受到报纸上一则消息的启发,忽然萌生出将博彩作为一条洗钱的渠道,想让叔叔所收受的数百万元的贿赂合法化,可这想法被叔叔当场回绝了之后,事情到此似乎也就过去了,但潜意识中我总是感到有那么一种说不清、言不明的东西在脑海萌动,而这种感觉直到5月10日后,全长水县城的人都在风传谢学军中了500万元巨奖的时候,才豁然间明晰了起来。对呀,与其漫天撒网,何不花钱买鱼。只要这鱼买得巧妙,就买得值啊。

或许正是出于那种潜意识的缘故,近半年多来我对博彩这类活动开始有所关注了。我早就听别人议论,谢学军在本县的彩民当中,绝对堪称顶尖级的博彩高手,正因为这样,有的人还特意拜他为师呢。其实,早在中学时代,谢学军在理科学习上特别是在代数几何方面所表现出的那种天份和悟性,就颇让人折服。现在风传谢学军中得了大奖,我当然是比较相信的。 

天赐良机,岂肯错过!何况叔叔还曾经有恩于谢家呢,谢学军应该把中奖的彩票转让我们程家的。

叔叔到加拿大参加国际生态旅游年庆祝活动去了。谢学军真是学精了,学会了瞒天过海的计谋。他对外说是上省城参加一个数学研讨会,其实是暗暗地领奖去的。他近段时间将去领奖,我着急啊,经过几夜审慎的考虑后,我决定这事儿就自拿主意了。叔叔对我是绝对信任的,放下别的事不说,光那近两千万元的钱款全都交给我保管,就是证明。

我相信只要谢学军手中果真握有那么一张巨额彩票,自己就会有办法巧妙地把它弄到手,并以此给叔叔奉上一份意外的惊喜。退一步说,如果这一传言最终只是以讹传讹,子虚乌有,那自己同样也会很巧妙地全身而退,毫发无损,更不会由此殃及到身为一县之尊的叔叔。

主意拿定之后,为稳妥起见,我又对谢学军中奖的可信性再一次侧面地进行了了解,从谢学军的办公室传出的各种可靠消息及他将到省城去的确凿事实,都进一步印证了我推理的正确。

我知道谢学军素有早晨到县城外跑步的习惯,为了避免引起他人的注意。第二天一早我特意开着队里扣押的一辆出租车,在县城外一个僻静之处,等着谢学军。路上空无一人,我瞧了一下手表,如不出意外,他会马上出现在我眼前。果不出我所料,两三分钟后,谢学军按着常日跑步的惯有线路,准时地跑过来了。

一见谢学军跑到跟前,我跨出车门,装出一副惊喜的样子问:“学军,什么时候请客啊?”

谢学军停下了脚步,一听就明白了,笑着说:“冰哥,别人乱起哄,我不会跟他多解释,口舌费得越多越说不清楚。可你是个堂堂的刑警队长,怎么不经调查就跟在别人后面随意轻信起来?”

 我听了,也笑着说:“学军,我不是随意轻信而是确信不疑,全县城的人总不会都在捕风捉影吧?”

    谢学军听了我的话,便再次笑着说道:“要说这事没一点影,那倒也不是。”于是他就把自己在这之前怎么连续几期均买了与这一期大奖完全相同的奖号,而偏偏在这一期改换了编号,并把原来的奖票扔掉了,结果与这一期的大奖失之交臂的事向我讲述了一遍。说完之后,他喃喃地说了句:“怪了,就算是捕风捉影吧,可在这之前那两期我买的号码,从来没有向谁说起过呀?”他的声音中似带着伤感。

谢学军说的这些话,我哪能轻易信呀,中奖得来的大笔巨款有谁愿意出头露面公开承认的。他肯定是在刻意低调地打发众人的发问,能转移众人视线的就尽量想办法转移。

为避开他人的眼光,我把谢学军捞到了车里,然后很真诚地对他说:“学军,我可不是来向你借钱的啊。我以前听人说,人的财运来了挡也挡不住,过去我不信,可这回我算是服气了。告诉你吧,我是受人之托,特意让你趁势再发一回意外之财。”

“哦?”谢学军听了一愣,再也没有一言半语,随后睁大了眼睛看着我,似乎在等着我下文的解答。

我对谢学军说:“学军,我在省城有个朋友开了一家大公司,最近正在忙着准备开张,可开张前呢,这位朋友想做一个极具轰动效应的广告,以达到先声夺人的气势和广揽客源的目的。但所有的策划方案都太流于一般了,让人不很满意。正在他冥思苦想别无良策的时候,无意中看到了昨天报纸上长水县有人得了巨奖的消息,于是这位老兄就突发灵感,一个电话打过来,拜托我帮着联系买下这张彩票,而后他要通过多家媒体大造舆论,说他的公司吉星高照,开业在即,百万大奖竟已尽落其囊,再配合一些其它的宣传,嗨,你想啊,那将会给他带来多么大的商业效果呀!他有商业头脑啊。” 

看谢学军听得入神,我又说道:“告诉你吧,人家买你的奖票可不是按照等价的原则。你那500万,扣完税还剩多少?400万,对吧?可人家给你开的价是多少呢?不瞒你说,是405万!就这么一张纸,不用你公关,不用你跑路,不用你费神,就坐在家里等着数钱吧,一转眼就又多出了5万,你说这省心赚钱的好事到哪儿找去呀?你已经发了财,就这,你还对我掖着藏着。怎么,真到了钱多得有些烫手的地步啦?” 

谁知我刚一说完,谢学军竟前仰后合地大笑了起来。

“你看乐傻了不是?说说事成之后你怎么谢我吧。啊,是雪春楼,还是陶然居?”我也仿佛受到了谢学军笑的感染,拍打着谢学军的背部,兴奋地问道。

“哎呀,哎呀,我的冰哥哇,这个玩笑可是开……开得有些太大,太大了。”谢学军好不容易才止住了笑。

     “学军,怎么,你难道连我都信不过?”我盯视着他问道。

     “不是,不是,冰哥哇,你是不知道,从昨天到现在我就像是在做梦,一夜之间成了全县人议论的新闻人物,几乎连我自己都有点晕晕乎乎地弄不清我是谁了,可是理智告诉我,我没有中上那惹人眼热的500万大奖。这不过是有人在和我开个玩笑,是一个实在是连我自己也说不清怎么就开起来的大玩笑。”谢学军以一副半是开玩笑半是认真的口吻说道。

“学军,你不会是嫌人家给的五万块钱太少吧,钱可以再商量嘛,再加七万八万都好说,可不能和我玩起心眼来啊。”我不无狐疑地说道。

“冰哥,你想哪儿去了。人都应该知恩图报。我妈发生车祸,程书记和许院长帮了那么大的忙,把我妈从死亡边缘拉了回来。这,我都看在眼里,记在心里,心里想:‘滴水之恩,必涌泉相报。’我呀,平时想找机会报答,还没有机会哩。假如这回我真的中了那个大奖,冲着你,也冲着程书记,我还谈什么钱多钱少,价高价低呀,你尽管拿去,我绝对不会说个不字。何况,你这样既是在帮朋友,也是在帮我嘛。”谢学军说道。尽管说话内容显得客气而大度,但他的语气里明明透露出吝惜的拒绝。

   “不想成交就直说,何必用外交辞令绕圈子拒绝?”听了他的这番话,我气得浑身在轻轻颤抖,心头冒出了怒气。我咬紧牙关,拼命按捺着即将爆发的愤怒。我稳了稳情绪,强装着笑说:“哎,学军,这话就扯远了,这是我帮朋友的忙,与我叔、婶不牵扯。”看着谢学军,我有点相信了他的话,但心又有些不踏实,于是又说道:“君子爱财,取之有道。买与卖都是一种正常的商业行为,没必要受别的无关的因素影响。这样吧,先别说你没中,回去再想一想,想好了,再和我联系。对了,刚才跟你说的这些,既是商业行为,这里就包含着一定的商业秘密,所以这件事绝对不要再对其他人说啦。”

    话不投机半句多,没必要在中奖的问题上费口舌。于是我不容谢学军开口,便把话题岔到了他母亲的身上。

双方交谈了几句。见势无起色,我对谢学军说了句有什么需要帮忙时只管来找我的客套话,他对我的关心表示感谢。之后,我便开车走了。

程冰开车走了。走了,真的?

  评论这张
 
阅读(2)|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