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鲍仁贺

静静的看,默默地写,悄悄地走

 
 
 

日志

 
 

2008年11月24日  

2008-11-24 14:09:16|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事出有因》<连载(117)>

                      作者  杨瑞新  鲍仁贺

程浩繁进了胡宝财家门,就闻到了诱人的香味,顿时精神一振。随着胡宝财的喊声,顷刻出来了一个俊美的女人。

程浩繁的眼睛盯在她的身上拔不出来了。他的眼神泄露了他微妙隐秘的情感世界。漂亮的年轻的女人,男人爱看。

胡宝财是情场老手,见程浩繁这色急痴迷的眼神,心里一喜,暗道:“事有门了。”

胡宝财的这个姿色出众的妻妹,在乡工商银行储蓄所工作。今天胡宝财把小姨子请出来,就是吃准了程浩繁曾多看了小姨子几眼,思前想后才作出的决策。

在一个月前,程浩繁为了了解各乡小城镇建设的落实情况,到长乐乡检查工作。

为了解乡民借贷盖房的情况,程浩繁进了乡工商银行储蓄所了解有关情况。一走进银行储蓄所,程浩繁眼睛一亮,眼死盯住了一个年轻美貌的女子脸上,颇有几分惊异,想不到在这幽深之处居然藏着光彩夺目的美娇,心想:“可惜了,这朵娇艳的花无声地开在了偏野之处,如长在城市肯定会是万人献媚,拼命要争夺的名贵之花。”

 程浩繁喜色的神情变化,没有逃过陪同在程浩繁身边的胡宝财的眼睛。胡宝财是什么人,是采花高手。在他控制的地盘上,只要是他看中的美人,没有哪个美人能保洁的。

那日,程浩繁原本只打算带着县电视台的记者到该乡走马观花走个过程,随后就返回县城,可一见那么美的人,便临时改变了主意,提出和这乡工商银行储蓄所的工作人员开个座谈会。会上,程浩繁知道这美人叫周玉翠,并发现周玉翠是个口齿伶俐思路清晰的机灵鬼。

今天早晨,胡宝财被程浩繁训得招架不住了。以前因为拆房闹得有人越级上访一事,已经惹恼了程浩繁,头上戴了一顶工作不力的帽子;前段时间,扣押尊贵的孙大记者,得罪了程浩繁,使得一县之主龙颜震怒;这次因遭灾死了人,闹得有人请来新闻媒体采访,又使他在程浩繁的面前上了回眼药……事不超过三,现在自己已是屡屡得罪了这一县的最高长官,看来自己这个乡长的位置怕是岌岌可危了。这让他茶饭不思,惴惴不安。以前修通往煤矿路的时候,自己给这位领导送过厚礼的,但那是以前的帐了。后来,自己为跑多项工程也是打点过的。现在当官的人,都是做一笔买卖记一笔帐,买卖结束双方两讫。事后不认帐,也是常有的事。吃哑巴亏,总是下面干事的人。为了弥补过失,保住位置,胡宝财费尽了思量,最后不得已将早已与自己有一腿的小姨子请出山来,助自己一臂之力。

“哎哟,是程书记呀,是什么风把你给吹来了?” 周玉翠热情地打着招呼。

“是胡乡长请我来商谈些事,顺便到这里来坐坐。” 程浩繁笑着答道,眼盯着那张人见人爱的俊美的脸。“造物主怎么给她那么好看的脸,这样的女人就是整天抱着也不累。” 程浩繁心里想着。

“程书记,你能到我们这偏穷的地方来指导工作,真是深入基层啊。” 周玉翠莞然一笑,摄人心魄。

程浩繁冲着她一笑,说:“我到基层走走,检查工作,了解情况,解决问题,这是应该的嘛。”“程书记,像你这样深入基层解决问题的领导不多。我看大量的领导到基层是吃喝去的。” 周玉翠嘴挺能讲,讲得挺甜。

“小翠,什么时候了,饭桌上谈吃饭。” 胡宝财说话了。

“是,是。不能让程书记饿着是吧?来,程书记,吃吃我做的鱼,尝尝。” 周玉翠点着头,舌头转了个话题,手中的筷子夹起一段鱼块往程浩繁跟前的小碟子里放。

程浩繁把鱼块往嘴里一送,嘴那么一品味,味道真是不错,于是带着赞许的语调说;“我吃过不少有名气的酒家做的鱼,现在吃了你做的鱼,和他们做的不是一个类型。你是辣中带甜,醋里藏香。我还真喜欢吃你做的鱼。”

“程书记,看来你是满意的啰。” 胡宝财一语双关地说。

“满意。”程浩繁嘴里嚼着鱼肉。

“喜欢吃,是吧?程书记,那你就多吃。” 自己做的鱼能得到县委书记的肯定,周玉翠很兴奋。她很热情地又夹起一段鱼块往程浩繁跟前的小碟子里放。

“程书记,来,我们可是头回坐在一起。来,我们俩喝点酒,算是我的接风酒。这酒的质量是高档的。” 胡宝财说话间倒上了两杯酒,一杯自己留着,另一杯递给程浩繁。

对胡宝财的热情款待,程浩繁没法拒绝,于是把敬送过来的酒喝了个底朝天。程浩繁的脸上了色。

“有酒量,程书记。再来一杯,刚才是接风酒,这杯是我的敬意酒。” 胡宝财站起来,双手敬酒给程浩繁。

程浩繁接过酒杯,一仰脖,灌进了一杯。程浩繁的脸红得像红脸关羽。

“质量是不是很高档?” 胡宝财问。

程浩繁红着脸说:“说实在的,高档,高档。”

“没说的,程书记。再来一杯,现在是指导酒,希望好好指导我,帮我更快进步。这酒得喝。” 胡宝财喝酒是讲名堂的。

程浩繁看着酒杯,对胡宝财喃喃地说;“我酒量不大,不大,就喝这一杯了。”说罢,就干了第三杯。

当程浩繁喝了三杯想休战的时候,周玉翠说话了:“程书记,你难得到这里来。以前,我只能在县电视台的新闻节目里见你,现在我能和你在酒桌上相见,这机遇实在难得,是不是我们也有缘啊。这样吧,我也敬你一杯酒。”说完,就倒上了一杯酒,随后敬给了程浩繁。

程浩繁望着那俊美的脸,忍不住地多看几眼,心想:“那一双勾魂的凤眼只一瞥就能让男人骨酥腿软。” 

周玉翠用那滴溜溜转的大眼睛望着程浩繁,甜柔地说:“喝呀,怎么,你怎么不痛快喝呀?是嫌我的倒的酒不好?我想不会吧。是不是想让我也陪你喝一杯,一起高兴是吧?” 周玉翠给自己倒上了一杯,端起酒杯,对程浩繁说:“好,咱们俩碰杯,喝一杯。”

美人敬上的酒,程浩繁哪能拒绝呢,就含笑地喝了。

周玉翠又倒上了第二杯酒,敬给了程浩繁,动情地说:“这杯酒,算是我们认识开始的相识酒吧,来干一杯。”

程浩繁对对方想进一步交往的好意不便拒绝,就含笑地喝了。

周玉翠又倒上了第三杯酒,敬给了程浩繁。

程浩繁笑着问:“小翠,怎么又倒上酒了?”

周玉翠笑着说;“我虽然是个女人,但我知道酒场的规矩,是酒不过三。我连这次敬酒才三次,你就烦我敬酒了。怎么,是嫌我这人不好,还是嫌我们招待不周?”

程浩繁笑着说:“小翠,想不到你还挺知道酒场规矩的,就按这规矩办。好,我喝了这杯。” 程浩繁喝了酒,就用筷子捣菜吃。

胡宝财发话了:“程书记,刚才你说按规矩办,怎么你就不守规矩呢?”

涨红了脸的程浩繁问:“我已经喝了你们敬的酒,全喝了,可没耍赖啊。”

胡宝财说:“酒是都喝了,可那是我们敬你的酒。我们现在等着喝你给我们的酒。”

周玉翠在一旁搭腔:“这叫来而不往非礼也。酒场上,人人平等的,不分贵贱富贫的。程书记,现在看你的了。” 周玉翠说出的话就是那样文雅动听,听了就是那么赏心入耳。

早就空肚的程浩繁在两人的进攻下只好就范,就从命行事。他为对方每人倒酒三次,自己也得陪喝。空肚喝酒易醉。这十几杯下肚,本来就不能喝酒的程浩繁发觉自己的头晕沉沉的,有点控制不住了,眼睛看人成重影了,说话也变得舌头发直了。在剩下的猜枚和压指头中,程浩繁是连连败北,猛灌了一些酒进去,更是晕头转向,不知深浅。他酒真是喝多了。

“喝酒有助于健康,多喝几杯没事的,我说过包健康。” 胡宝财说。

“喝得醉汹汹的也健康?” 程浩繁问。

程浩繁不解地问,没想到胡宝财的回答妙得很。不知这胡宝财会说出什么高论,请各位听下回说来。

  评论这张
 
阅读(5)|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