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鲍仁贺

静静的看,默默地写,悄悄地走

 
 
 

日志

 
 

2008年11月22日  

2008-11-22 19:17:0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事出有因》<连载(116)>

                      作者  杨瑞新  鲍仁贺

                          四十七   投其所好

    白驹过隙,时光的指针指向2001年。

    程愈在快放寒假的时候,就向家里通报:“爸,妈,春节,我回不了家了,因为我们学校正在组团,准备到法国去进行青年友好访问。我是首选成员之一。机会很难得,我得去。”

    自谢学军重现人间的这一段时间以来,上面对这事没有半点的声响,这琢磨不透令程浩繁没了可猜测的方向,使得程浩繁的心整日胆战魂惊,坐卧不安,度日如年。程浩繁心想:“儿子不回家也好,说实在的,可省好些心思,以便全力应对眼前那令人头疼的事。”

    眼看要过年了,程冰还没回长水,仍在省城。

    年三十的前夕,许玉梅拿起电话催程冰回来过大年。

在电话中,程冰对许玉梅说:“婶,我这次就在省城过年了,我得陪陪我妈,还得和朋友共度良宵。”

坐在沙发上看报的程浩繁放下报纸,对夫人说:“老许啊,别催了。让小冰陪陪他妈也是应该的,谁家不想一家团聚啊?另外他也老大不小了,该和女朋友多相处,不相处能融洽感情吗?说实在的,他不能总是光杆一个啊。” 

许玉梅听了,不觉感慨地说:“今年两个孩子不在家,家里就冷清多了。”

“是啊,家里真是冷清多了。” 程浩繁也感慨地说。

    此夜,程浩繁躺在床上横竖睡不着,想着:“是啊,家里真是冷清多了。”为排解空旷的寂寞,常会让人花心。此时,程浩繁的脑子想起了另外一个人。

去年“长水县灾后自救,重建家园动员大会”的会议一结束,当程浩繁走向自己的车回去时,乡长胡宝财赶上来,悄声对程浩繁说:“程书记,请慢步。我有一事,想求助。”

“什么事?”程浩繁问。

胡宝财看了看程浩繁,不紧不慢地说:“当然和这次重建家园的事有关。如果是别的小事,我就不找你。”

“快说,我还得赶回去。” 程浩繁急促地催着。现在已12点多了,他的肚子早就饿了,早晨回到家没吃早饭就倒床睡,原本睡好了再吃饭,没想到一个这胡宝财的电话打乱了自己的节奏。

胡宝财看了看其他几个领导,对程浩繁说:“他们等急了,先叫他们走。我只要占你一段小小的时间,好好说说我的想法,急着等你拿主意。”

程浩繁对那几个同僚说:“连涛、昆升,你们两个先回吧,这边我有点事得晚走。” 

等同僚的车开走了,程浩繁问:“快说,说实在的,我还饿着肚子呢。”

胡宝财笑着说:“肚子提意见啦?没说的,这小小的问题,我可以马上帮你解决。走,上我家吃饭去。我们边吃边解决问题。”

程浩繁笑着说:“说实在的,吃人家的东西嘴软。不去。你肯定是想拉我下水。我得走。”说着就想开步走。

胡宝财急忙挡住了程浩繁的去路,笑着说:“吃一顿便饭,就能把你打倒,你也太不经打了。我一个小乡长还能跟你这大人物过不去?还是跟我走吧,饭菜已经给你准备好了,虽比不上城里的,但有野味。吃起来,别有情趣。”

程浩繁见胡宝财铁了心请客,只好点头同意:“好吧,既来之,则安之。看你有什么好东西招待我。”

胡宝财笑着说:“没好东西,我敢招待你?东西,没说的,我敢保证使你‘三包’,包质量,包满意,包健康。”

程浩繁开着玩笑说:“达不到‘三包’,你可要负责的。”

“没说的,那是,那是。达不到‘三包’,我负全部责任。” 胡宝财答应着。

程浩繁上了车,招呼着胡宝才上车。

胡宝财指路,程浩繁开车。车开到胡宝财家门口。门紧闭着。

程浩繁见胡宝财家的院门横匾是“洪福齐天”,不禁开起了玩笑:“你的围城里看来有享不尽的洪福啊。”

胡宝财忙答道:“有生之年,谁不想享受洪福啊。眼一闭,腿一伸,到那时再想享洪福就没意思了,程书记,我说得对不对?”说完,胡宝财下车,掏钥匙,开了门。

程浩繁把车开进了院门,见院内是花盆式的小花园,背景是三层西洋楼房,楼身贴着瓷砖,落地的塑钢窗户是超大型的泛蓝色装饰玻璃。程浩繁知道这位土皇帝盖房肯定是有人买单的,凭他那死工资不吃不喝30年也盖不起这样的豪华别墅。

胡宝财关了门,赶紧快步赶了上来,来到程浩繁的车旁,开了领导的车门,以方便领导下车。

程浩繁出了车门,指着楼说:“一看就知道这是典型的腐败楼。”

胡宝财回答可绝:“没说的,就是明摆着的腐败楼。是腐败楼,有咋的?谁叫我是一乡之主啊。程书记,说实话,在这个位置上想要不腐败,难啊。有人想托关系办事的,不受礼,人家还不乐意哩。一到过节,送礼上门的人,多得很,打都打不走,挤破脑袋还想挤进门来。这些人啊,送时还怕送得比别人少,一个比一个出手阔气。如我不想腐败,别人会不愿意,还会说我假正经,在作秀,甚至会在背后捣鼓我。我一腐败,大家就乐和,关系就融洽。这事就那么怪。不瞒你说,当我盖这栋房子时,那些哥们、手下的、包工头等都争着帮我送这送那,办这办那,跑前跑后,仿佛盖房子是他自家的事。没办法,不收别人还不乐意呢。” 胡宝财毫不隐瞒地说着自己索贿的经历,似乎是一个反面教员在作警示教育的现身说法。

程浩繁听了“哈哈”一笑,说:“你就不怕别人揭发?”

胡宝财听了也“哈哈”一笑,随后狠很地说:“揭发,他敢?谁要揭发,老子就先灭了他。话又得说回来。据我所知,级别比我高的人搞腐败多得是,我和他们相比,我是小巫见大巫。如要抓典型,我可以放胆地说,大的还抓不过来,还能轮不到我头上?程书记,你说是不是?”

程浩繁听了,心里想这家伙提出了一个两难问题。回答说“是”,等于承认社会上的官贪污成风,说的倒是实情,这样回答与自己的身份不符,嘴上的大道理怎么也是要讲的;回答说“不是”,这不顾脸面的家伙真能把他知道的大小官员贪污的事实一一列举出来,使彼此不言而喻的情面撕破,今后不好作秀。程浩繁想毕,就转了个话题,说:“到时候,轮到你,就来不及了。”

胡宝财是个精明的人,见书记嘴下留情,知道在暗示自己做事收敛些,别张扬招风。于是胡宝财“哈哈”一笑,说:“程书记,高瞻远瞩,一针见血,我牢记在心,终生不忘。”

程浩繁一踏进屋子,见屋里全是现代时尚的家具、装饰,宛如走进了四星级宾馆。餐桌上已摆满了酒、杯、碗、筷子等,挺丰盛的。他心想:“胡宝财是有备而请啊。”

胡宝财一进屋,就喊:“客人来了。菜都炒完了没有?”

厨房传出了清脆动听的声音:“知道咧,还有一个菜,快炒好了。”

“你爱人炒菜,水平可以啊。” 程浩繁是见过大场面的,眼界是很高的,但见眼前的家常便饭做得真是有水平,便忍不住赞叹了。

“说错了,我老婆不在。这人,你见了就知道了。” 胡宝财纠正着程浩繁的判断。

“哦,那你爱人呢?” 程浩繁睁圆双眼,放着光,问。

“去县城采购去了。你不是要我解决刘渠的后事,解决刘渠家的生活用品、家具等的事嘛。领导交代的任务,我能不尽快落实吗?我用实际行动证明我是勇于改正错误的人,是紧跟领导的人,于是我一回来就把老婆打发走了。” 胡宝财解释着事情的原因。

“菜,来了。”厨房里,应声走出了一个俊美的女人。

这厨房炒菜人,是谁?

  评论这张
 
阅读(23)|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