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鲍仁贺

静静的看,默默地写,悄悄地走

 
 
 

日志

 
 

2008年11月17日  

2008-11-17 15:00:04|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事出有因》<连载(113)>

                      作者  杨瑞新  鲍仁贺

           四十六   惊魂附身

程冰自害了谢学军之后,就一直是惊魂未定。每到入夜,程冰一做梦,常常会插进掐死谢学军的情节,谢学军大声说:“你害死了我,我也不得让你活着……”说罢,便伸出了一双手来掐程冰的脖子……此时,程冰吓得一激灵就醒了,再也睡不着。

噩梦生活开始了。噩梦无休止地折磨着程冰,让程冰陷进了难以自拔的地狱。

程冰上班的时候,同事见他的眼圈带着黑色,以为他是为破案操心的,谁会想到这前景看好的头干出了伤天害理的滔天罪行。

程冰是在操心。期间操心,他就是为了找个替死鬼顶罪费尽了心思。连程冰也想不到稀里糊涂的赵天林进入了自己的视野,步步中了程冰设下的局,真的成了背黑锅的替死鬼。

在赵天林临刑前,程冰此时的心理极为矛盾,一方面他在急切地期待着赵天林的死讯,而另一方面那尚未完全泯灭的一点点良知又在不时地斥责着自己。

在赵天林被执行死刑的当天一大早,彻夜未眠的程冰悄悄驾车离开省委党校。在途经一个小烟酒店时,他特意买了一瓶烈性很强的北京红星二锅头,然后将车开到了几十里以外的开发区。开发区内有一处尚待开发的空地。程冰停下车,摘下手机,轻轻将其放在方向盘前的台面上,然后定神敛息,稍事自我调整了一下心态。他在惴惴不安地等待着数百里之外赵天林已被执行死刑的消息。

这赵天林将是被他亲手残害的又一条无辜的生命。面对冤魂,程冰不想面对,也不敢面对,却又不得不硬着头皮去面对。于是他咬开了瓶盖,张着的口直接对着瓶子仰着脖子,咕嘟咕嘟地来了几大口。他只能用烈酒浇忐忑不安的心,酒精能亢奋自己的精神,醉意能麻醉自己神经。

程冰太关心这案件了,因为他这7个多月来几乎耗费了所有的精力就是着力地稳妥摆平此事。

耳朵听得有一阵啾啾悦耳的鸟鸣声,这是手机响了。程冰急忙拿起手机。手机里的消息,让他目瞪口呆。

手机里传来紧张不安的声音:“程局,大事不好了……不好了……”手机是同一条战线的亲密战友张啸冬打来的。

程冰一听张啸冬的语气,提着的心就揪了起来,情知事态不妙,便不满地说:“啸冬,有话好好说,紧张什么。”程冰劝张啸冬别紧张,自己却紧张得全身像打摆子似地抖起来。

“赵天林……赵天林突然被终止执行死刑。”张啸冬说了程冰最不愿意听到的可怕消息。

     程冰听了心里为之一震,如五雷轰顶震得心田山崩地裂,脑袋霎时一片空白。

     时间凝固了十来秒钟。张啸冬见没回音,就着急地问:“程局,局里像炸了锅一样在纷纷议论。你说我们怎么办?”

“这怎么可能?”程冰的第一反应就是怀疑自己的耳朵听错了,没有回答张啸冬的现实问题。

“程局,千真万确。周局长和县法院的马院长一大早就赶往都城去了。” 张啸冬讲着自己所了解到的情况。

“啊?”程冰听了目瞪口呆。应该说,就在今天早上之前,谢学军一案的进展正像程冰所期望的那样,一直还都是比较风平浪静的。可是,事情恰恰到了最后也是最为关键一刻的时候,竟会突然发生了这样的逆转,这让程冰无论如何都始料不及。

但是接下来更为令人吃惊的消息让程冰怀疑的就不再仅仅只是自己的耳朵了,他甚至开始怀疑起了自己的神智。

“谢学军没有死,听说他还活着!”张啸冬汇报着打听到的最新消息。

“啊?”程冰听了这消息再次目瞪口呆。这一声晴空霹雳震得程冰心胆俱裂,立马让程冰面无人色。“谢学军活着,意味着自己卤莽行为将大白于天下……完了,自己完了。”程冰想着,绝望地想着。

张啸冬似乎已经猜想到了程冰听到这一消息后的那份吃惊,接着说:“谢学军没有死!我当时听了不相信。几个知道内部情况的消息灵通人士都说谢学军正在赶回长水的路上。这些情况我也是刚刚从别的干警那儿听说的,听说后我就立即给你拨打了这个手机。因为事情来得突然,更详细的情况我现在还不是很清楚。目前县局里除了一大早为了此事专程赶到市里头的周局外,没有几个人能说得很清楚的。但谢学军还活着,看来是不会有错的。”

“好,你……你继续给我打听事态的最新进展。有消息赶快告诉我。”程冰交代完,不待张啸冬回话,就挂了手机,随后身子一软,瘫在了车椅上。

“谢学军没死,不可能啊。”程冰嘟囔着。

程冰想起了当时掐死谢学军后的情景。

在灭谢学军的时候,真是可怕。谢学军身子软了,天黑得伸手不见五指。乌黑的天空忽地一亮,一道闪电在横空里迅猛出击,像一柄金蛇样的长枪直奔程冰的天灵盖。“莫非雷公来执法了?”心怀鬼胎的程冰在闪电中脱兔一般蹦起,一闪进了警车,速度之快令人乍舌。他听老人说过,谁做了伤天害理的恶事,老天爷就会劈死谁。果然,程冰刚蹦进车,撕天裂地的惊雷在天地间炸响,震得程冰魂飞魄散。他庆幸自己及时进了车,要不就被雷电劈死了。

上午快11点,程冰望着谢学军的尸体,考虑着如何销尸毁迹。就在此时,远处传来了火车行驶的鸣笛。程冰顿时有了主意:“从立交桥上抛尸,让火车碾碎,造成一桩交通事故的模样。”在急风暴雨中,程冰慢慢地开着车,把车停靠在了立交桥上,不顾大雨倾注,冒着大雨将谢学军从立交桥上朝桥下一列穿行而过的货运列车扔下去之后,没顾细看,便就急匆匆驾车返回到了都城市区。案发地多留一分钟就多一份危险。何况按原定的计划,下午4点多的时候他还要赶到都城火车站去接孙傲夫妇。 

程冰把车停在一家商场停车场。程冰急步走进商场,直奔服装专柜。被雨淋得犹如落汤鸡似的程冰不问价地购置了连鞋袜在内的里外全套行头。

程冰买完全套行头后,开车找到了一家洗浴中心,一边放松一下经过超强体力搏斗后那僵滞的肌体,一边双目紧闭松弛着自己由于紧张而显得有些慌乱的神经。此刻在他的脑子里不停地回想着刚刚所发生的那一幕。

    曾是自己最好的朋友谢学军死了。这样的结局,程冰在事先根本就未曾想到过。程冰想:“唉,自己当时火气太大了,办事也太莽撞了,真是不该这样一气之下就灭了他……”

 此时,程冰想起了陈岚老师在班会上讲的一个故事。她说:“ 古希腊神话中有一位名叫海格力斯的人。一天,他走在坎坷不平的山路上,发现有个袋子似的东西挡了自己前行的路。他感到这不明物很碍脚,就重重踩了那东西一脚,谁知那东西不但没踩坏,反而迅速膨胀起来。他恼怒着,操起了一条碗口粗的木棒砸那东西,被砸的东西竟然长大到把路堵死了。正在这时,山中走来了一位圣人。他对海格力斯说:‘朋友,快别动它,忘了它,离它远去吧。它叫仇恨袋。你绕过它,它便安静地躺在那里但并不妨碍你的前行;你侵犯它,它会迅速膨胀起来,挡住你的去路;你越进犯它,它就越与你奉陪到底、作对到底,直至你身败名裂。这故事告诉我们:遇到不顺心的时,千万不要发火,更不要仇恨,要懂得宽容,要学会退让,否则就会害了自己。”一想到陈老师讲的这故事和告诫,程冰感到自己没有雅量,当时心头充满的就是愤懑和仇恨,以致一失手害了对方的性命,现在想起来心头有说不出的苦味,苦得五劳七伤。

    可是没多久,程冰不再反思自己的过错。他想:“可这又怨得了谁呢?要怨那也只能怨谢学军自己。这个书呆子竟敢信口把那件事与身为一县之尊的叔叔扯在一起,而浑然不知犯了大忌,何况他已经隐隐约约猜到了我想搞笔交易的目的。他就是不死,留下也是祸根。”在程冰看来,这可是关乎到他叔侄生死安危的死穴,决不容任何人窥测,更不容轻点一下。谁进了禁区就得死。凡挡路者,遇敌杀敌,遇友杀友,遇佛杀佛,格杀勿论,决不手软。在决定谁生死的时候,就看谁出刀快了。

  程冰泡在浴缸里想着:“为那500万元的巨奖彩票,我是冒着风险,可弄巧成拙,适得其反。事到如今,是空忙了一场。真后悔没有听从叔叔曾经对自己的告诫,自己非要逞能,做出了这等糊涂事。悔,悔得肠要断,可世上没有后悔药。其实当时自己好好想想,从谢学军被害前非常委屈非常情绪化的那种状态看,他还真不像是在和自己玩心眼。”

当时为了销毁掉日后可能用以认定谢学军身份及其案发地点的任何一点线索,在将谢学军扔向桥下的那列火车之前,程冰曾对谢学军所有的随身物品里里外外进行了数遍的仔细而迅速的翻查,哪怕是指甲般还小的一张纸片也没放过,可他始终没有见到近日来那张让他梦寐以求的巨奖彩票。时不得有误,拖一秒就可能有灭顶之灾,随后他紧急地进行了消除任何细微痕迹的扫尾工作。他非常清楚这个时候必须细心,出现任何一点小小的疏漏,将意味着什么。

“谢天谢地,老太爷下了一场2个来小时的暴雨,任何不易察觉的痕迹都会冲刷而尽。及时雨啊,天助我也。”程冰庆幸这场雨,是老天在保佑自己平安无事。

“怎么会没有呢?难道那张彩票果真是另有其主?”这忽然间萌生出的问号,竟使得浸泡在浴缸中的程冰不由得浑身一阵战栗,要是那样,自己可真是太冲动了,而谢学军死得也的确是太冤了。因为这非但对自己不再具有任何的意义,而且还将毁了自己。

假如真是这样的话,那么自己围绕着那张彩票所设计的原本自认为尽乎于完美的计划其实从一开始就犯了一个致命的错误,那就是太自信、太自负、太自以为是了,而谢学军在这当中可能只是一个本无关联的牺牲品。可事已至此定局了,任何的悔悟都已经于事无补了。当务之急,是要对下一步事态发展必须做出一个准确的判断,稳住阵脚,尽快地拿出对策,而决不能再有任何的疏漏和闪失了。

程冰泡在浴缸里想了很多……

程冰干出了惊天的事。他想如何避凶趋吉,天能遂人愿吗?

  评论这张
 
阅读(8)|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